清白超塵,從容優雅 ——王易霓人與畫

2019-12-30
來源:智慧中國    作者:宋雨桂

  

    王易霓(筆名如虹),現任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中國女畫家協會副主席、遼寧省文聯副主席、遼寧省美術家協會主席兼秘書長。《事事清白》、《母子情》、《風和水靜》、《鴻雁》、《再見北方》、《風動荷香》等多幅作品入選第十一屆、十二屆十三屆全國美展等國內國際大展并獲獎。另有多幅作品被博物館、美術館收藏。《美術》雜志、《藝術與收藏》、《中國文化遺產年鑒》《中國文化報》等報刊雜志轉載刊登

    王易霓是遼寧美術界新一代組 織者和藝術家。同老一代相比,她 的人生少了些波折,但也絕非平淡 無奇。1985 年她畢業于魯迅美術學 院,此后做過 8 年大學教師,又在 一家外貿公司做了幾年業務經理, 再后則調入遼寧美術出版社,策劃、 責編的好多美術圖書都曾獲過國家 和省、部級優秀圖書獎,其中一冊 是季羨林先生的《清華園日記》,把 國學大師當年的日記全部原樣影印 下來,既精美,又有珍貴的史料價值。 后來她還擔任過《美術大觀》的執 行主編,2005 年調入省美協工作。

晨曲

  王易霓出生于美術世家,父親 王冠先生曾是省文聯的老領導,省 美協和省書協的老主席,老一代美術家,在書法、繪畫兩個領域雙雙 豐收之后,又依據中國傳統藝術“書 畫同源”的理念,創造性地將書、 畫藝術融為一體,創作了一批“書 畫合璧”的藝術珍品,在國內外產 生了很好的影響。在這樣的家庭里 長大,耳濡目染的都是古今中外的 美術經典和父親的藝術實踐,加之 聰穎好學,王易霓美術道路的形成 就不難理解了。“文革”中,王冠先 生作為美術界的“走資派”被錯誤 地批斗,后作為“五七戰士”帶全 家下放到遼北貧困鄉村。他對兒女 們說 :“你們長大都當工農兵吧,誰 也別干美術這行。”那一年,王易霓 未滿 10 歲,但已學 著在燒柴的大鍋臺前 做飯了。遼北的幾年 里,她雖然備嘗那個 時代底層生活的艱 辛,但也真切感受到 了鄉親們的淳樸、友 善,真切感受到了鄉 土、鄉情之美,真切 感受到了大自然的魅 力和泥土的芬芳。這 或許是家學、家風熏 陶之外,父親給她的 另一樁“成長的禮物”吧。

  

  事事清白    

月  色

  “文革”結束后,王冠先生重新走上領導崗位,全社 會都在向正常化回歸,王冠先生也 重拾畫筆,煥發出旺盛的創作熱情。 他大概忘記了曾經對兒女說過的話: “誰也別干美術這行。”孩子們的確 都遠離了美術,但小女兒王易霓最 終還是選擇了這條路。那段時間, 王冠先生為遼寧省美術事業做了許多 開創性的工作,比如恢復遼寧畫院、 遼寧美術館,組建遼寧書法家協會等等,繁忙的工作之余又勤奮揮毫,樂此不疲。王易霓從父親身上獲得了多 重的人生與藝術的啟蒙,這對她日后 走上遼寧美術界領導崗位并獲得繪畫 藝術的豐收,無疑有重要的影響。

  

含笑迎風

霜冷長河

  王易霓為人正直善良,性格熱 情開朗,做事高效果斷,到美協以 來肩負著繁重的協會日常工作,幾 年間組織了多項在全國產生重大影 響的大型美術活動,使遼寧美術界 紅紅火火,空前團結。廣大美術家 的積極性都被調動起來了,形成一 股巨大的合力,為遼寧美術帶來了 輝煌的業績和日漸高漲的人氣,10 年來多項全國性的美術大展中,遼 寧美術家的獲獎數目都名列前茅。 她的工作和為人得到了全省新老藝 術家的普遍認可,畫家都把美協當 成自己的家,有了家的感覺。在眾 人眼里,王易霓是個意志堅強、毅 力超凡的“工作狂”,其實她更是個 “創作狂”,最大的夢想或者說最大 的享受只是忙里偷閑,在工作室里 多畫上幾筆。但這樣的計劃時常落 空,工作性質決定了她必須犧牲自 己的有限時間。盡管這樣,她還是 盡可能擠時間搞創作,節假日幾乎 全部用來作畫。

秋成

  作為畫家的王易霓同樣可圈可 點。中國畫傳統是經過多少代藝術 大家總結、探索、實踐后 形成的,王易霓多年致力 于研究傳統,學習大家, 廣納各個畫種的精華,融 入自己的筆端。由于家學 淵源和后天的不懈努力, 她積累了厚實的繪畫基 礎,博采八大、白石、昌 碩等前人筆法而自成一 家,畫風簡潔明快,超然 雅趣,活潑而富于生活氣 息;畫境追求詩意和寓意, 色墨清妙而又韻味悠遠。 她的作品就像她做人一樣 清白超塵,從容優雅,比 如《云淡風輕》《林中野 味》《母子情》《心有靈犀》《幸福滿 園》這類大寫意花鳥繪畫,既注重 畫面整體的墨趣效果,又注重物體 質感的刻畫,可說是對傳統技法把 握十分嫻熟后的藝術升華,對自然 萬象的高度概括,以小見大,以一 隅之境映射大千世界,人 品與畫品和諧統一。表現 的雖只是花花草草,卻寄 寓著她對構成大自然的一 個個生命個體的贊美與大 愛,別有一番情致。

  

     再見北方       

  她選擇的繪畫素材大 多是生活化的,荷花、魚、 松鼠、菊花、荔枝、麻雀、 雞雛等等,這些常人熟悉 的東西歷經多少代畫家之 手,已很難畫出新意。但 經過王易霓的重新理解與 點染后,它們仿佛又獲得 了新生,并被賦予新的內 涵與寓意。比如《母子情》, 以老母雞和小雞雛暗喻人 世間的母子親情,早年鄉 間司空見慣的場景經她一描繪,便 有了新意和動人的力量。 她的作品畫面沒有雜亂的筆墨 堆砌,疏密對應,虛實相間,花鳥 畫富于故事性和趣味性,寥寥幾 筆,一個故事就出現了,雖然屬于 動物世界,但其中透射出的禪趣、 文學性、傳統筆墨意趣和達觀的人 生態度,仍會令觀眾感動并獲得某 種啟示。

靜心

云淡風清

  在這個喧鬧紛亂的世界,看王 易霓的作品,會被其中的恬靜、超 脫所打動,它們不媚俗,不浮躁, 更不急功近利。她對自己作品的要 求嚴格得幾近苛刻,專業的美術教 育、書香門第的家教和她的做人準 則,形成了她對藝術的嚴謹態度, 而她的創作卻又富于特色,個性鮮 明。她的畫里絕無張揚艷麗的色彩 和浮躁粗重的筆墨,只有韻味悠長 的意境和對自然界小生靈栩栩如生的描繪,以簡約準確的線條勾勒出 它們的情態,以此將她對生活的理 解和熱愛傳遞給觀眾。從她的畫中, 可以感受到一種古雅的書卷氣和洞 明世事的達觀,女畫家特有的細膩 則令她的作品更具親和力,更易引 起共鳴。

  

 幽谷蘭香

  王易霓在堅守傳統筆墨的同時, 又注入了某些現代繪畫的理念,并 與對當下中國現實的關注密切結合。 《風和水靜》《風動荷香》(系列)《仰 觀宇宙之大》《勝似春光》等作品, 注重傳統的繼承和筆墨的創新,畫 面靜謐祥和,卻暗含哲理思索。較 之此前的作品,這類作品不僅筆法 更為純熟,形象更為生動,還賦予 了更深的寓意,即對社會和諧的祈 盼,對自然與社會生態良性化的渴 望,對古老的中華傳統美德的呼喚, 以及對大千世界的關注。

風和水靜

風動荷香

  王易霓不是個容易滿足的人, 畫風一直在漸變,力求有美皆備, 無麗不臻。第 12 屆全國美展上,她 的《再見北方》又一次吸引了人們 的目光,一改原來的大寫意花鳥畫 古典風格,融合了西畫的技巧、構 圖方式和光線的運用,境界開闊遼 遠,情感內涵豐富,近景是隨風搖 曳的蘆葦,中景是展翅高飛的群雁, 遠景是云水之間一輪紅日噴薄欲出, 顯示了她修養的全面和駕馭多種繪 畫語言的能力。《濤聲》和《北荷》 等作品,也都在中西畫技的融合、 意境格局的拓展、中國韻味的豐富 性上進行了成功的探索。

濤 聲

童 趣

  十幾年來,王易霓的作品多見于 全國重大的美展中,并被美術館和博 物館收藏或被各大報刊選載,她的美 術道路越走越寬廣。隨著歲月的流逝, 她一定還會在研習傳統的基礎上繼續 拓展與升華,創作出一幅幅題材更加 多樣,畫面更加精美的佳作來,這很 值得我們期待。(作者宋雨桂曾任 :全國政協委員,中央文史館 員,中國美協國畫藝委會副主任, 遼寧省文聯副主席,遼寧省美協 主席。)此文轉自“美術大觀”2015第5期

彩票投注 张公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