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老了,讓我們一起呵護——破解老齡化挑戰的中國探索

2019-10-07
來源:新華網    

新華社北京10月7日電 題:當你老了,讓我們一起呵護——破解老齡化挑戰的中國探索

  新華社記者陳芳、田曉航、屈婷

  重陽節至,養老又成為人們熱議的話題。

  這是一場你我皆置身其中的變化:每天兩萬多人進入老年,60歲以上老人近2.5億……面對挑戰,“中國式”養老,將走出一條怎樣的新路?

  新華社記者近日赴多地調研發現,從面向困難老年人逐步拓展到全體老年人,從保基本、兜底線到滿足老年人多樣化、多層次的需求,中國正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探索健康老齡化的“中國方案”,滿足億萬老年人對美好生活的新期待。

  最大群體:九成居家養老,能否過得更舒心?

  從清晨到黃昏,從公交站、公園到小區樓下的廣場,隨處可見老年人的身影。這時,你會深切地感到,老齡化就在眼前。

  中國有2.5億老人,這個數字意味著什么?它相當于英國總人口的3.76倍,日本人口的2倍,澳大利亞人口的10倍。

  龐大的群體背后,是空巢老人多、困難老人多、老年撫養比高的突出特征。中國,如何扛起如此艱巨的養老重任?

  從20世紀末開始,我國積極開展應對人口老齡化行動,連續編制實施了五個老齡事業發展規劃,近年來,有關部門的“十三五”規劃均將老齡工作納入其中。

  從重點發展居家養老,到開展居家和社區養老服務改革試點,再到依托社區發展以居家為基礎的多樣化養老服務……養老政策表述一次次“升級”,以居家為基礎、社區為依托、機構為補充、醫養相結合的中國特色養老服務,搭建起了“中國式”養老的“四梁八柱”。

  調查顯示,我國九成以上的老人傾向于居家養老。

  南京建鄴區,一半以上老人“擠”在莫愁湖街道。在這個典型的老年人社區,養老機構少,公共設施差,想要安享晚年,還真是個愁事。

  探索家門口“抱團”養老——作為江蘇省第一家由街道辦事處搭臺的“社區養老驛站”,莫愁湖街道目前下轄的13個社區都建起“養醫康教”一體的養老綜合體。“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不論是吃飯洗澡、日間照料,還是健康咨詢、打牌下棋,老年人不出社區就能享受到“15分鐘養老服務圈”。

  在城市鄉村,都有像莫愁湖街道這樣的聚居老區。老年人習慣老宅子。讓居家養老成為老人暖心的“小港灣”,守住“鄉愁”,就近“頤居”,是“中國式”養老必須攻克的難題。

  養老服務驛站、日間照料中心、老年人助餐點……多地開始探索以街道、社區為基點的就近養老模式,從面向困難老年人逐步拓展到全體老年人,盤活養老“一張床”,優化養老“一個圈”。

  在為政策叫好的同時,一些社區養老驛站也暴露出“服務下線”、收費偏高等問題。

  記者走訪北京的一些社區養老驛站發現,晚上基本是無人值守,有的養老驛站,就餐、按摩、棋牌都擠在一間小屋。一些老人覺得別扭,不愿意去了。

  “飯菜好不好吃、貴不貴,老人夜里生病誰來幫忙,居家社區養老服務應該像繡花一樣精細。”中國老齡科學研究中心副主任黨俊武說,居家社區養老服務不是“盆景”,而是為老年人遮陰擋雨的“森林”。

  讓老年人居家養老更舒暢,中國正在著力破解更多“痛點”問題,政策的腳步聲愈發密集——

  從今年發布《關于推進養老服務發展的意見》支持養老機構上門為居家老年人提供服務,到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為老年人提供以居家為基礎的助餐、助醫、助行、助潔等便捷服務,再到民政部發文要求到2022年社區100%配建養老服務設施……在“精雕細琢”上下功夫,養老政策越來越暖心。

  “難中之難”:5000萬失能失智老人,該怎么辦?

  王琳(化名),50歲,家住山東省淄博市張店區。母親78歲,阿爾茨海默病確診7年。

  從最初的據理力爭、委屈落淚,到現在掏出病歷本、默默結賬,今年以來,王琳已記不清是第幾次去菜店接回“買菜”不給錢的母親。

  幾乎每一位失能失智老人的背后,都有一段家庭艱難掙扎的過往。

  4000萬失能和半失能老人、1000萬老年性癡呆患者——失能、失智老人群體達到5000萬,總體疾病負擔超過萬億元。

  面對嚴峻的現實,中國開出了“醫養結合”的大藥方。

  自2015年《關于推進醫療衛生與養老服務相結合的指導意見》出臺以來,醫養結合政策體系逐步建立,失能失智老年人的康復治療、護理、安寧療護等一系列服務需求逐步得到保障。

  截至目前,全國共有近4000家醫養結合機構,醫療機構與養老機構建立簽約合作關系的達到2萬多家。不少家庭不必獨自艱難負重前行。

  然而,高齡失能、失智老人的照護被公認為養老服務業的“難中之難”。難在何處?中國老齡協會副會長吳玉韶說,難在它是一件專業的事,導尿管、壓瘡、吸痰、插鼻胃管,家里人基本搞不定;難在它是一件耗人的事,每天24小時,一年365天不得閑。

  按照國際上失能老人與護理員配置標準3∶1推算,我國至少需要1300萬名護理員。然而,我國鑒定合格的養老護理員數量卻相去甚遠。

  養老護理專業人才缺口巨大,為何卻招不來人?技能要求高、苦臟累壓力大、加薪空間小、醫療糾紛頻發是主因。

  面對高齡失能人群快速增長的現狀,護理服務能否跟上,最終決定著“老有所養”的整體水平。但醫療機構不能養老,養老機構不能看病,醫養“兩張皮”的現象長期以來制約著老年健康事業的發展。

  很多老年人向記者反映,他們最需要的不是“大醫生”,而是專業化老年“照護師”,需要一個陪伴在身邊、懂得基本醫療常識的人。

  中國老年醫學會會長范利說:“這個人要知道給老人喂飯之后,如何不會發生嗆咳、誤吸而引起肺炎等。”

  此外,老年人對商業保險其實有多樣化的需求,但有的保險公司一聽投保人是60歲以上就搖頭,可供老人選擇的商業養老保險品種不多。

  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推進醫養結合”,今年政府工作報告進一步要求“改革完善醫養結合政策”。推進醫養結合,探索長期護理保險制度,今年也被納入健康中國行動的老年健康促進行動。

  “推進醫養結合發展,要在關鍵問題上有所突破。”權威人士表示,政府要下決心簡化審批,取消不合理限制;發展醫養保險,增加老年人可選擇的商業保險品種,建立保險、福利和救助相銜接的長期照護保障制度。

  打通醫養結合“堵點”,必須啃下“硬骨頭”。

  針對高齡失能、失智老人,我國加速攻堅照護難題,提出到2022年底前培養培訓200萬名養老護理員、10萬名專兼職老年社會工作者;加快推進長期護理保險試點,加快發展包括商業長期護理保險在內的多種老年護理保險產品……

  “醫養結合是一個新生事物,難免在發展中遇到很多痛點、堵點。”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老齡健康司司長王海東說,下一步將推動醫養結合在人員、醫保、土地和租金等方面取得關鍵突破,加快構建“醫老、護老、養老、終老”相互銜接的服務模式。

  潛力“人口”:一半以上“活力老人”只能是包袱嗎?

  一提到“老”,很多人就會有太多的精神負擔和彷徨無措,仿佛一老就成了“包袱”。

  滿足更多老年人的精神需求,讓他們優雅地老去,也是“中國式”養老的題中應有之義。

  在浙江省舟山市的海島學校,孩子們今年迎來12位“高齡”老師。這些不超過65歲的優秀退休教師來到這里發揮余熱,給師資力量嚴重不足的學校“補血”,還能幫青年教師提升教學水平。

  讓銀齡教師“勞”有所得,舟山市教育局給他們每人每年10萬元的講學經費,報銷一年兩次的探親交通費。

  得益于財政部、教育部實施的“銀齡講學”計劃,4000名銀齡教師將奔赴四川、重慶等多地農村中小學。在教育扶貧的戰線上,他們將實現人生“下半場”的價值。

  我國2.5億老人中,60歲到70歲的老人占一半以上,這些“年輕”的老人,國際上稱他們為“活力老人”。

  “既然有銀齡老師,就可以有銀齡醫生、工程師、志愿者……活力老年人是可以‘掘金’的優質人力資源,是最有潛力的老年人口紅利。”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李玲說。

  記者了解到,在深度老齡化的日本,從出租車司機到便利店收銀員,甚至是重體力勞動者,“銀發族”活躍在各行業第一線的情景并不少見。

  吳玉韶說,整個社會都要樹立積極老齡觀,社會要鼓勵老人參與,老人也要主動加入。“廣場舞”可以跳,舞臺還可以更大,要把“余生”變成“新生”。

  重視珍惜老年人的知識、技能、經驗和優良品德,鼓勵其在自愿和量力的情況下,從事傳播文化、參與科技開發和應用、興辦社會公益事業等社會活動;優先發展社區老年教育,方便老年人就近學習……《關于推進養老服務發展的意見》已把老年人關愛服務和老年教育放在了重要位置。

  83歲的海洋地質學家汪品先“三潛南海”、96歲的吳孟超院士依然在給患者做手術、協和退休名醫生志愿隊堅持為貧困地區義診……這些勃發的精神力量是應對老齡化的內在動力。

  專家表示,國家在大力興建和完善養老設施的同時,注重把老人的意愿和尊嚴放在第一位,突出“老有所為”價值的實現,讓老人們繼續承擔社會人的角色,參與更多社會分工和豐富多彩的活動,才有可能讓他們更有尊嚴地“享老”。

  該補的課:每年2500萬次跌倒,如何讓老人不再舉步維艱?

  “人口老齡化是一場靜悄悄的革命。”聯合國前秘書長安南說,“革命”是好事,代表人活得越來越長壽,社會越來越進步,醫療衛生越來越發達。

  織起了世界最大的養老保障網、養老金“十五連漲”、近3000萬老年人享受高齡補貼……我國不斷夯實養老兜底保障基石,給越來越多老年人帶去暖心“禮包”。

  “養老是社會問題。”李玲說,養老是一項全社會的系統工程,中國式辦法就是要調動每一個社會細胞的力量,盡可能用小投入解決大問題。

  公交車門檻高、地鐵沒電梯、公廁沒扶手、紅綠燈太短……在向快速老齡化轉變的過程中,對健康成年人來說不成問題的“問題”,卻成了公共場所里一道道“高墻”,讓老年人舉步維艱。

  位于廈門的神山三航小區是上世紀80年代建成的老舊小區,68歲的住戶黃美英家中布局老舊,電線裸露。社區派專人走進黃美英家中,用防滑磚重新鋪設地面,增加馬桶扶手等無障礙設施,并對電線進行重新布設覆蓋。

  在中國,老年人每年跌倒2500萬次,60%的老年人意外跌倒發生在家中。一根電線、一條加熱毯、一個玻璃杯……家里的小細節,成為老年人安全的大隱患。

  國務院辦公廳最新下發的意見明確,到2020年底前,采取政府補貼等方式,對所有納入特困供養、建檔立卡范圍的高齡、失能、殘疾老年人家庭實施適老化改造。

  解決住宅“不適老”問題,把養老院“搬回家”,織就一張覆蓋城鄉的老年人家庭安全網,已是當務之急。

  在上海,4萬名低齡老年志愿者通過鄰里網絡,和高齡獨居老年人結成了“老伙伴”,由政府補貼一些話費,沒事打打電話、串串門,給他們更多的情感關愛。

  為了讓老年人生活更美好,我國開始著力打造“互聯網+養老”服務新模式,實施“養老服務+行業”行動,積極培育老年人用得上的產品和服務,不讓互聯網時代落下一個老年人。

  針對社區養老服務相對單一、人手不夠的問題,多地開始探索智慧養老,形成“一對多”模式,讓家政、物業、餐飲、物流等都可以加入養老服務,催生了更有活力、創造力的市場“單元”……

  夕陽無限好,人間重晚晴。

  70年前,吃不飽、穿不暖的中國人,談不上養老。如今,老人不僅有幸福的余生,更要有精彩的“新生”。

  讓老年人擁有幸福的晚年,后來人才有可期的未來——中國正向世界規模最大的老齡化發起“攻堅戰”,讓近14億中國人與“老”攜手,與“老”幸福余生。(參與采寫:季小波、陸華東、劉宇軒、吳劍鋒)

彩票投注 张公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