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詩詞,如何賞其美、品其意、傳其神

2019-10-24
來源:光明網    

  【智庫答問】

  探尋中華文化典型意象

  古典詩詞,如何賞其美、品其意、傳其神

  本期嘉賓

  北京大學博雅榮休教授 葛曉音

  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黨委書記、教授 康震

  教育部高等學校中國語言文學類專業教學指導委員會委員、天津外國語大學副校長 余江

  編者按

  杏花春雨、大漠孤煙、小橋流水、長河落日……流動在古典詩詞中的意象猶如一把把鑰匙,開啟了解讀中華文化的門窗。習近平總書記曾多次在重大場合引用中國古典詩詞。5年前的10月15日,他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中強調:“我們要結合新的時代條件傳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和弘揚中華美學精神。”作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典型代表,古典詩詞濃縮著中華美學精神,在涵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增強文化自信等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為此,光明智庫邀請專家學者與您共品詩詞意象,共話文脈傳承。

古典詩詞,如何賞其美、品其意、傳其神

  湖南湘鄉市,東山學校的學生在表演詩朗誦。新華社發

  詩詞·一部凝聚著中國氣質的“大百科全書”

  光明智庫:中華詩詞中不僅有個人情感的精微,還有家國天下的宏大;不僅能推動社會各界互動交流,還能培育各民族之間的文化認同,您認為古典詩詞對于凝聚強大精神力量、建設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園有何作用?

  葛曉音:古典詩詞作為傳統文化中的瑰寶,具有長達兩千年左右的歷史。它反映了中國古代豐富復雜的社會生活以及歷代各族人民的思想情感,而且每種體裁都得到了充分的發展,有過輝煌的全盛時期,產生過不少偉大作家和不朽名作,許多優秀作品為大眾喜聞樂見,并傳播到海外。其中包含的一些高妙的天人觀念、道德倫理、政治智慧、人生哲理,不受時代和地域的局限,至今仍能對現代人產生啟迪。

  雖然古代詩詞是農耕社會的產物,似乎與工業化社會和現代科技無緣,但是當物質生活高度發展以后,如果缺少相應的文化建設,人們必然會感到精神的空虛和貧乏。而詩詞能引導人們尋找失落的精神家園,重新認識生活的意義。

  古典詩詞,如何賞其美、品其意、傳其神

  葛曉音 郭紅松繪

  中國歷來以“詩國”著稱,說明中華民族是一個富有理想和詩情的民族。真正的好詩能展示人性的真實,表達民族的共同感情。詩詞中綿延著中華民族的精神血脈,失去這種滋養,現代文化就會成為無根之木、無源之水。因此,增強中華民族的文化認同,離不開承載著中華千年文化精魂的詩詞。

  康震:古典詩詞展現了中華民族的情感個性。詩詞中有豐富的意象,比如杏花春雨、小橋流水、大漠孤煙、鴻雁傳書,也有很多隱喻、比喻的表現手法。它短小、簡明,在方寸之間就可以達到尺幅千里的效果。這些都與中國人含蓄內斂、深沉蘊藉的學養氣質有相通之處。

  古典詩詞是一部中國式的“大百科全書”。孔子認為,一個人通過讀《詩經》,就可以“興、觀、群、怨”,能夠感發性情,洞察社會,促進交流,具有批判精神。所以說,透過浩如煙海的中國古典詩詞,我們可以了解中國古代傳統社會的全貌。

  古典詩詞,如何賞其美、品其意、傳其神

  康震 郭紅松繪

  古典詩詞是中華藝術的典范。詩詞與音樂、戲曲、繪畫、舞蹈等文化藝術的不同之處在于,它是一種語言藝術。語言文字是中華文化的重要載體,古典詩詞的起承轉合、比喻象征等藝術修辭手法,就是語言文字藝術的表現。

  余江:詩詞中蘊含了豐厚的民族精神。一首首使人“情飛揚、志高昂、人靈秀”的詩詞,滋養著生生不息的中華民族,發揮著培根鑄魂的積極作用。優秀的詩詞能教化人心、增進情感、規范言行,如春風化雨般發揮著美育、德育的獨特作用。

  古典詩詞,如何賞其美、品其意、傳其神

  余江 郭紅松繪

  意象·一把了解中華文化藝術的鑰匙    

  光明智庫:中國詩詞篇幅相對短小,但蘊含的情感復雜含蓄,這得益于詩中大量意象的應用。您認為意象對提升詩詞表現力有何作用?此外,一些詩詞意象也在逐步演變中與其他藝術融合,進一步繁榮了中華文化藝術,您對此怎樣理解?

  余江:意象是中華詩詞一種基本的藝術表現手段,是外物之“象”與內心之“意”的結合。意象可以是自然景物、人間事物,甚至是作者假想的形象。那些成為意象的外物,與作者內心搖蕩、交融后,除了其本身所具有的本質屬性外,更多地被賦予了情感屬性,從而極大地豐富了中國詩詞的表現力。

  一方面,意象以有盡之言表無窮之意,豐富了詩詞的聯想力。“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皆以流水喻愁思,卻給人不同的想象。另一方面,意象與意象間自然和諧的時空轉換,豐富了詩詞的生命力。“二十四橋仍在,波心蕩、冷月無聲。念橋邊紅藥,年年知為誰生。”其中“二十四橋”“冷月”“紅藥”,看似無所關聯,卻在不同時空中自然銜接。

  很多藝術形式都借助意象,以有盡的筆墨、音符、顏料、紙張表達無盡的情感。意象間自然的轉換,于書法、繪畫、音樂中,便能勾連起不同的筆勢、層次、宮商。最典型的是“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幾乎通篇由意象組成,形成了不同藝術形式間意象勾連的奇妙效果。我們從中不但可以體會到中華古典詩詞意象之美,還可感受中華文字符號意象之美、中華繪畫意象之美、中華傳統音樂意象之美。

  古典詩詞,如何賞其美、品其意、傳其神

  深圳寶安區群眾文化藝術館內,觀眾在欣賞詩詞作品。霍健斌攝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葛曉音:一般認為,意象是經過創作主體獨特的情感活動而創造出來的一種藝術形象,“意”是內在抽象的心意,“象”是外在具體的物象。要提升詩詞的表現力,意象的提煉非常重要。比如溫庭筠的《商山早行》中“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雞聲殘月、小橋茅舍、人跡履霜,都是山村清晨最典型的景物,經詩人提煉組合在一起,不但鮮明如畫,而且將“早行”的意思寫足,羈愁旅思也自然見于言外。此外,中國詩歌的一些常見意象積淀了豐富的意蘊,如“春”飽含著對于青春和繁華的想象,“斜陽”則往往引起時光流逝的感傷。周邦彥的名句“斜陽冉冉春無極”,就借這兩個意象表現出時間的有限和空間的無限之間的辯證關系。

  康震:意象是中國古典詩詞的基本元素和基本構成,飽含著人的情感與閱歷。中國古典藝術都是相通的,意象在很多藝術門類里都有集中體現,帶有很強的抒情性、情景性、抽象性。比如,雕塑被稱為凝固的詩,音樂被稱為流動的詩,對于繪畫,蘇東坡也講“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另外,漢字是研究中國古代文化藝術的載體和基礎,漢字中的形聲字、會意字和象形字,都離不開“形”,它傳遞著符號與意象,從這個意義來說,挖掘意象是我們了解中國古典文化藝術的一把鑰匙。

  創新·與時代同節拍,為大眾所接受

  光明智庫:談到中華詩詞的傳承與發展,網友們最集中的主張有兩種:一是跳出“曲高和寡”的小圈子,真正以群眾喜聞樂見的形式貼近百姓生活;二是堅持與時代同步。對此,您怎么看?

  葛曉音:中華詩詞的傳承和發展首先要有廣大的群眾基礎,傳誦的面越廣,傳統詩詞的生命力也越長久。現在能寫古體詩詞的人還有不少,并不限于專業研究者。運用傳統形式,寫出百姓喜聞樂見的詩詞,不是沒有可能。聞一多先生、林庚先生探索新詩格律,就是希望將古體詩詞的形式原理用到新詩創作中去,創造出和古體詩一樣容易傳誦的新詩形式。但由于古體詩詞的語言基礎與現代不同,這種探索可能還要走很長的路。

  當然,形式只是詩詞發展的影響因素之一,關鍵還是要能寫出真正代表新時代精神的好詩。在這方面,盛唐詩的經驗值得借鑒。“歌詩合為事而作”是白居易提出來的,首先是強調詩歌要反映時代和社會的重大問題,這是詩詞創新的重要動力。同時,他也希望詩歌明白易懂,為大眾所喜聞樂見。他用自己的諷喻詩和新樂府的創作實踐證明了二者統一的可行性。

  康震:如果把古典詩詞比作一個優盤,那么它便將古代社會豐富的情感與內容都聚合保存了起來。普通百姓讀一些篇幅較長的文言文有困難,而讀一些語言淺顯、內涵深刻的詩詞就容易些。詩詞以一種便捷、扼要、明快的方式將中國人的價值理念進行了充分表達。傳承中華古典詩詞需要從孩子抓起,讓他們從小接觸詩詞,等他們長大后有了一定的人生閱歷,再來理解這些詩詞就能感同身受。

  余江:詩詞創作既要源于現實生活,又要反映時代的變遷與脈絡。近年來涌現的《中國詩詞大會》《經典詠流傳》等一系列傳承中華經典詩詞、篇章的節目,一系列對詩詞發展作出突出貢獻人物的評選表彰,各個學校、機構等對優秀詩詞作品的品讀、誦讀等,都是很好的傳承方式,能夠以大眾化的方式實現中華詩詞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

  傳播·把詩詞里的中國文化傳遞給世界

  光明智庫:不過“翻譯”關,詩詞的對外傳播就無從談起。如何用海外受眾易于接受的語言將中華民族的精神氣質傳遞給世界十分關鍵。對此,您有何建議?

  余江:中華詩詞雖形質短小,意義卻非常豐富,一首詩中往往涉及文化、審美、情感等諸多層面,這對譯者提出了很高要求。不僅需要譯者熟諳兩種不同語言、文化,還需要其對中華詩詞有敏銳的感悟力,以靈活的方式呈現詩詞中的深遠意境。

  翻譯中華詩詞,宏觀上要注重所譯詩詞音、形、意的整體藝術效果。中華詩詞匯聚了漢語的音韻美、意象美與形式美,對外翻譯時,在注重挖掘原文意境美的同時,也應適當押韻,讓讀者感受到詩詞的形式美。較之一般的文學翻譯,詩詞外譯更見譯者功力,不僅需要過硬的語言能力、翻譯技巧,更需要譯者具備跨文化、跨領域的深厚學養。

  康震:古典詩詞有其獨特魅力,在翻譯為外文后難免會失去一部分意蘊。中國的語言文字與外國的語言文字,在含義上也很難一一對應,所以,翻譯很重要,但也不能僅僅依靠翻譯。

  傳播中國詩詞,要了解對方國家的文化底蘊,在保持中華文化特色的前提下,選取共同特點來幫助對方理解。比如,要將李白的詩歌講給外國朋友聽,首先要了解對方國家的文化態度、價值觀,了解李白這樣的詩人對于外國朋友意味著什么。就好像外國專家將莎士比亞、巴爾扎克介紹給一個普通的中國人,如果只是翻譯精準,那還不夠,重要的是,要弄清楚莎士比亞、巴爾扎克的戲劇、小說與中國文化、中國讀者、中國觀眾有什么樣的文化關聯性。只有這樣,文化交流與傳播才是有效的,才能真正深入人心。

  葛曉音:其實,讓有一定中文基礎的海外讀者直接接觸中文原詩,也未嘗不可。我曾在日本見過一個小市鎮的居民朗誦唐詩的活動,他們不依靠翻譯,自己讀原詩。現在學漢語的外國人越來越多了,讀些淺顯的古詩應該不是難事。畢竟,只有真正讀懂原作,才能充分領略中華民族的精神氣質。

  項目團隊:光明日報全媒體記者

  李曉、王美瑩、王斯敏、張勝、蔣新軍、

  周夢爽、覃慶衛

  《光明日報》( 2019年10月24日 07版)

彩票投注 张公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