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綜合體·在“特色小鎮”的大潮中另辟蹊徑

2017-07-27
來源:新媒體    作者:智慧中國

  2017年的“中央一號”文件特別提出了“田園綜合體”的全新概念。其具體表述是:“支持有條件的鄉村建設以農民合作社為主要載體、讓農民充分參與和收益,集循環農業、創意農業、農事體驗于一體的田園綜合體,通過農業綜合開發、農村綜合改革轉移支付等渠道開展試點示范。”“田園綜合體”成為繼“特色小鎮”之后,又一市場新熱點。

  

  就實踐意義而言,“田園綜合體”與“特色小鎮”都是創新體制機制、加快推動經濟社會轉型,提高小城鎮經濟活力的重要內容;是推動全國城鎮化進程,開展新型城鎮化建設,提高小城鎮人口吸納能力的重要內容;是深入改善農村人居環境,提高農村公共服務支撐能力的重要抓手;是經濟轉型階段,助推城鎮化發展,破解我國城鄉二元結構,實現新型城鎮化、社會經濟全面發展的可持續模式。

  

  就實現形式而言,“田園綜合體”與“特色小鎮”都強調產業的導入與延伸。以產業的聚集、培育和發展為核心,打造產業生態集群,并促使集群間相互產生化學反應,相互加持,從而快速發展。強調深度挖掘人文歷史和產業資源,通過整合、重構、創新、升級等手法,實現人和資源的聚合,點燃區域成長和發展的引擎,進而推動一二三產的融合和城鄉統籌。

  

  就表現方式而言,“田園綜合體”與“特色小鎮”都強調“特色”的凝練與展現。在城鎮化建設過程中注重保護和發揚地方特色,或通過產業集群打造新穎獨特的區域特點,而非移植復制,制造同質化的競爭。在市場調節之下,實現內容與渠道的多元化發展,以文化、創意為靈魂,以產業聚集為核心,在“特色”上做足文章。

  就路徑規劃而言,“田園綜合體”與“特色小鎮”都表現為去房地產化,強調產業的可持續發展。而稀缺的土地資源一直是各大房企競相追逐的“香餑餑”,有著大量待開放土地的鄉村、城鎮,成為其新一輪的目標對象,“特色小鎮”、“田園綜合體”被眾多房產開發商視作未來房地產發展趨勢之一。為了推動農業現代化與城鄉一體化互促共進,加快培育城鎮化發展新動能,提高綜合效益和競爭力,進而鞏固城鎮建設成果,實現新型城鎮的可持續發展,需有效的進行“產城融合”,杜絕沒有產業培育或運營的房地產開發。

  

  “特色小鎮”與“田園綜合體”同為加快新型城鎮化的有效路徑和搭建城鄉發展一體化的基本平臺的有效舉措,就實現形式、表現方式及路徑規劃等方面具備一定相似性,那么二者又存在哪些區別呢?“田園綜合體”與“特色小鎮”相比其核心特色又表現在哪里?我們不妨通過首個中國“田園綜合體”試點項目進行分析。

  

  早在2017年中央一號文件出臺并提出“田園綜合體”概念之前,就有人提出“田園綜合體”并將其理論實踐落地了,這就是無錫陽山田園東方項目。2012年初,北京東方城置地股份有限公司(現田園東方投資有限公司)開始了一場關于新型城鎮化、城鄉一體化的理論研究,溫亞玲作為當時的產品研發負責人全程參與了該理論和產品模型的研究,并用一句話“東方田園是田園綜合體”準確地詮釋了該產品特征。2014年國內首個田園綜合體無錫陽山·田園東方對外開放。

  

  溫亞玲 女士 

  北京水木意新景觀規劃設計有限公司 總經理

  資深景觀規劃師,國內最早研究鄉村休閑旅游開發的專家之一,曾任北京東方城置地股份有限公司產品研發和景觀負責人,全程參與了國內首個田園綜合體試點項目“田園東方”項目落地設計管理工作,也是該項目田園景觀再造的設計負責人 。

  溫亞玲女士認為,“田園綜合體”與社會主流的以特色產業為核心的產業園區不同,“田園綜合體”會更強調將農業鏈條做深、做透,無論是內涵還是外延都要求頗高,未來會囊括進科技、健康、旅游、養老、創意、休閑、文化、會展、培訓、檢測、加工、電商、貿易、物流、金融等豐富多元的維度。將產業園區作為農業發展升級的重要載體和強力抓手。未來一段時間,“農業+園區”無疑將大有可為。

  

  從產業模塊看,“田園綜合體”包括農業,文旅、地產三大產業。農業為核心產業,圍繞農業做產業鏈延伸,培育以農業生產相關的產業園區建設,合理規劃休閑農業,有效利用CSA(社區支持農業)的頂層設計,形成產業閉環;文旅產業打造要符合自然生態型的旅游產品+度假產品組合,不同的地理區位和環境資源,定位的消費人群略有不同,頂層設計需要綜合考慮業態規劃、配套服務和主題風貌,創造豐富的文化生活氛圍,通過“馴化后的自然”,田園景觀的塑造,形成新一代的鄉村旅游度假目的地;地產即社區營建,無論改建還是新建,必須遵循村落原有肌理,即使是新建,也應有“根源”、有“本來”的村落樣子。“新鄉村”更需要有“人氣”,有服務配套,因此需要有專業的運營管理團隊能將社區營造成“都市人理想的田園生活畫面”。

  在談到“田園綜合體”的建設原則中,溫亞玲特別強調“三農”(農村、農業、農民)與“三生”(生產、生態、生活)的建設,其中,“三農”的建設涉及商業模式設計,“三生”的建設涉及運營模式和運營內容。二者相互相成,缺一不可。因此,水木意新認為鄉村建設,首先是產業建設,其次是社會建設,最后才是環境建設。同時,注重企業對農業的承接,在城市綜合體營建理論中的統一規劃、統一建設、統一管理、分散經營原則,在田園綜合體中同樣適用。此外,注重產業的延伸與互動模式的設計,在田園綜合體中,一二三產業互融互動,通過各個產業的相互滲透融合,把休閑娛樂、養生度假、文化藝術、農業技術、農副產品、農耕活動等有機結合起來,能夠拓展現代農業原有的研發、生產、加工、銷售產業鏈,使傳統的功能單一的農業及加工食用的農產品成為現代休閑產品的載體,發揮產業價值的乘數效應,這恰恰也是水木意新“設計創造價值”的理念體現。水木意新專注于鄉村建設、特色小鎮、文化旅游、養生養老、兒童游樂等領域的策劃與設計,并投資建設“好設匯”,構建以獨立設計師與文創產業交流互助平臺,并參與鄉村旅游精準扶貧的投資和運營,最終成為新一代鄉旅投資運營專家。

  

  從項目附加值來看,“田園綜合體”在國家所提倡的精準扶貧這條道路上可以走得“更深更遠”。精準扶貧最重要的是賦予農民及其從事的產業自主“造血”的功能。而田園綜合體模式,是貧困農戶脫貧致富的一條新路子。通過資源整合,各種扶貧政策和資金,可以精準對接到田園綜合體這一“綜合”平臺,釋放更多紅利和效應,讓農民有更大積極性參與到農村建設中。

  田園綜合體的提出是基于一種商業模式方法論,其出發點是主張以一種可以讓企業參與、帶有商業模式的頂層設計、城市元素與鄉村結合、多方共建的“開發”方式,創新城鄉發展,形成產業變革、帶來社會發展,重塑中國鄉村的美麗田園、美麗小鎮。如果作名詞解釋的話,田園綜合體是集現代農業、文化旅游、田園社區為一體的特色小鎮和鄉村綜合發展模式,是“特色小鎮”大潮下,遠離城市 “茍且”的“詩和遠方”。

彩票投注 张公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