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轉型是一場深刻的變革

2017-05-27
作者:遲福林

  當前,我國經濟增長與增長方式正在發生趨勢性變化,經濟轉型開始成為經濟生活的主題。深化以經濟轉型為目標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其所蘊藏著的經濟增長新動能、就其對經濟發展方式變革的決定性作用、就其對利益結構沖擊的深度和復雜程度而言,都不亞于1978年開啟的改革開放。

  經濟轉型蘊藏巨大的增長潛力

  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各方高度關注我國經濟增長前景:一方面我國的經濟增長正處于新舊動能轉換的關鍵時期,結構性矛盾凸顯,不可避免帶來下行壓力及某些陣痛;另一方面,國際金融危機以來,經濟全球化不確定性明顯加大,“黑天鵝”事件不斷出現,經濟增長的外部挑戰更為嚴峻。面對內外發展的新環境和新變數,需要客觀看到我國經濟轉型升級的趨勢已經形成,并將帶來巨大的增長潛力。

  經濟轉型升級呈現歷史性趨勢。產業結構正由工業主導轉向服務業主導,服務業占比有可能由2016年的51.6%提高到2020年的58%~60%,基本形成以服務業為主導的產業結構。城鎮化結構正由規模城鎮化轉向人口城鎮化,常住人口城鎮化率有可能由2016年的57.35%提高到2020年的60%以上,同期戶籍人口城鎮化率有望由41.2%提高到50%左右,基本形成人口城鎮化的新格局。消費結構正由物質型消費為主轉向服務型消費為主,服務型消費比重有可能從當前的40%提高到2020年的50%左右,消費貢獻率基本穩定在65%左右,初步形成消費拉動經濟增長的新格局。開放結構正由貨物貿易為主轉向服務貿易為重點,服務貿易規模有望從2015年的7130億美元提高到2020年的1萬億美元,占外貿比重有望由15.3%提高到20%以上,初步形成以服務貿易為重點的對外開放新格局。

  經濟轉型蘊藏著百萬億級的內需潛力。到2020年我國消費需求總量將達到50萬億元,并且消費結構將由物質型消費為主轉向服務型消費為主。經濟轉型帶來的投資需求將達到百萬億元規模。比如,人口城鎮化帶來巨大的投資需求。有測算表明,如果名義城鎮化率提高到2020年的60%,帶來的投資需求將達到42萬億元人民幣。加上消費需求規模,2020年內需規模將達到百萬億級別。

  經濟轉型的時代性特征突出。第一,經濟增長與經濟轉型高度融合,經濟增長直接依賴于經濟轉型。傳統的依靠要素投入的增長方式已經難以為繼,新階段的經濟增長越來越依賴于經濟轉型的突破。因此,主要不是在現有的舊結構下尋找穩增長的藥方,而要在經濟轉型新趨勢、新結構下尋找新增長的源泉。第二,經濟轉型與新一輪技術革命交織在一起,經濟轉型的技術影響明顯增強。未來幾年,以互聯網為核心的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蓄勢待發,人工智能、虛擬現實等新技術日新月異,給傳統生產生活方式帶來革命性變化。在這個大趨勢下,經濟轉型與新一輪科技革命交織在一起,既要解決現有的體制機制問題,更要主動適應新技術、新業態、新環境,加快構建新的體制機制。第三,經濟轉型與國際經濟格局變化交織在一起,經濟轉型的雙向影響明顯增強。一方面,未來幾年全球經濟面臨保護主義挑戰,不確定性加大,給我國經濟轉型帶來多重影響和沖擊;另一方面,我國經濟轉型與增長對世界經濟增長與經濟格局的影響明顯增大。

  未來幾年經濟轉型如果取得實質性突破,我國實現6%~7%的中高速增長是有條件、有能力的。從消費角度看,2020年我國消費規模有望達到50萬億元,能夠支撐6%~7%的經濟增長;從產業角度看,服務業在“十三五”保持9%左右的增長,將帶動3.8~4.3個百分點的經濟增長,為中高速增長奠定重要基礎;從服務貿易角度看,隨著服務貿易的快速發展,服務供給將明顯加大,有助于釋放潛在服務型需求,成為拉動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決定經濟轉型進程

  無論是一個國家、地區,還是一個企業,主要不是贏在起點,而是贏在轉折點。2020年是我國經濟轉型的節點,實現經濟轉型升級的突破,關鍵在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破題發力。

  加快放開服務業市場。著力破除服務業領域的行政壟斷與市場壟斷,在服務業領域全面實施企業投資負面清單,各類資本平等進入負面清單之外的領域。有序放開服務業領域市場價格。自然壟斷環節實行政府定價,競爭性環節全面放開價格管制,推動服務企業在競爭中形成價格。加快推進服務業市場雙向開放,加快推進以服務貿易為重點的國內自貿區建設,在條件成熟的地區推進旅游、醫療、健康、職業教育、文化娛樂等產業項下的自由貿易。估計到2020年服務貿易占外貿的比重將達到25%左右,初步形成以服務貿易為重點的開放新格局。

  推進從管企業向管資本的轉變。推進管企業向管資本的轉變,并作為深化國企改革的重大任務。盡快出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的改革方案,形成“政府管資本、企業家管企業”的新體制。以發展混合所有制為重點擴大社會資本參與,壟斷行業盡快向社會資本推出一批重大項目,使社會資本有盈利的預期。

  全面改善企業發展環境。在進一步減稅清費的同時,進一步強化產權保護,推進產權保護的制度化、法治化。加快在混合所有制企業推進員工持股改革。目前已有企業開始試點,需要盡快拓寬試點范圍,逐步推開。培育和保護企業家精神。拓寬創新創業空間,鼓勵試錯,鼓勵企業家尤其是年輕企業家成長。

  盡快落實農民土地財產權。把家庭承包土地納入財產權法律保護范疇。從法律上賦予農民住房財產權的完整產權,賦予其占有、使用、收益、轉讓、抵押等完整權利。實現城鄉資本、土地和住宅市場雙向流通,研究城鄉房地產兩個市場接軌的相關政策。

  以監管改革為重點加快政府改革

  這幾年,簡政放權成為政府改革的突出亮點,其在釋放市場活力、促進經濟轉型、應對經濟下行壓力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目前的突出問題是,監管改革滯后于簡政放權進程,與廣大社會成員的期盼有著明顯差距。為此,政府改革要把重點放在監管變革上,使政府監管與經濟轉型趨勢相適應。

  推進行政審批與市場監管嚴格分開。監管改革的核心是推進審批與監管的職能分開。有效的監管主要是事中、事后監管,而不是前置性審批。前置性審批盡可能越少越好,大大強化事中、事后監管。

  加快監管行政權力結構的調整。首先,盡快組建國家金融監管機構,以解決行政審批與監管不分的問題,提高央行對貨幣政策的調控能力,提高監管機構的獨立性,促進監管的統籌協調,實現全領域、無死點監管。建立統一的反壟斷機構。整合分散在商務部、發改委、國家工商總局等部門的反壟斷執法權,組建統一的國家反壟斷機構,統一行使反壟斷執法權。從中央到地方建立統一權威的食品藥品監管機構。在中央層面,建立食藥監管派駐制度。派駐機構職責是協調中央和地方行政執法權劃分,指導、監督地方食藥監管工作,有相應的決策權和執法權。在地方層面實行分級管理,由各級地方政府負總責。

  推進市場監管制度化、法治化。研究出臺綜合性的《市場監管法》,明確市場監管機構的法律地位、監管程序,違法制裁等,為全面實施負面清單管理提供依據。加快推進社會監管的制度化,發揮商會、行業組織等社會力量的作用,形成多主體監管合力。

  加快推進以服務貿易為重點的開放

  在經濟全球化新變局下,我國實行自由貿易戰略,重點在服務貿易,難點在國內;國內的難點在服務業市場開放;服務業市場開放的難點在理念、在政策體制。必須加快服務貿易與服務業市場開放的融合,以形成開放的重要推動力。

  這幾年,國內自貿區以負面清單為重點的改革取得重要進展。目前,負面清單仍有122項,其中80余項針對服務貿易。適應經濟全球化新變局,要把服務貿易開放先行先試作為國內自貿區建設的重要目標。當前,重點是適應新形勢的需要,推動現有11個自貿區在服務貿易發展和服務業市場開放上發揮更重要的作用。建議盡快研究推出相關的行動方案,推進自貿區以服務貿易為重點的開放。與此同時,大幅縮減負面清單,爭取到2020年把自貿區服務貿易負面清單壓縮到40項以內。

彩票投注 张公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