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占產業制高點, 中國人工智能還差什么?

2017-04-27
作者:馬愛平

  兩會雖然閉幕,但人工智能在會議期間所掀起的熱潮,仍在繼續。

  3月5日,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全面實施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加快新材料、人工智能、集成電路、生物制藥、第五代移動通信等技術研發和轉化。”這是人工智能首次進入政府工作報告。

  3月11日,全國政協副主席、科技部部長萬鋼在人大記者會上明確表示,目前正與相關方面共同起草促進中國人工智能創新發展的規劃,“估計兩會以后很快就會和大家見面。”

  從大洋彼岸的新鮮事物,到中國企業的迎頭趕上,再到寫入國家戰略規劃,人工智能在中國的發展,短短幾年便完成了許多新興產業“羨慕”的三級跳,顯示出后發先至的強勁勢頭。那么,中國人工智能距離引領世界,還差什么?

  中國實力不容小覷

  據艾瑞咨詢預計,2020年全球人工智能市場規模將達到1190億元,年復合增速約19.7%;同期中國人工智能市場規模將達91億元,年復合增速超50%。

  “未來5到10年,人工智能將像水和電一樣無所不在,可以進入教育、醫療、金融、交通、智慧城市等幾乎所有行業;同時,人工智能產業發展,將決定一個國家和民族未來在全球的話語權,決定其在產業鏈分工中的地位。”全國人大代表、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峰說,盡管中國過去在人工智能的發展史上很多時候是缺席的,但就這一輪技術競賽上而言,中國沒有落后。

  劉慶峰所言非虛,數據顯示,從2012年開始,我國在人工智能領域新增專利數量已經開始超越美國,人工智能企業融資規模僅次于美國,位列全球第二。從2014年開始,在深度學習領域,從論文發表數量和被引用次數兩個標準看,中國均已超過美國。我國在類腦智能、智能信息處理、智能人機交互等方向進行了重點研發布局,特別是在漢字識別、語音合成、語義理解、生物特征識別、機器翻譯等方面保持國際先進水平。

  更重要的是,在產業領域,科大訊飛、百度、騰訊、滴滴等不少中國高科技公司都建立了自己的人工智能研究機構,都擁有巨大的用戶群,都掌握了人工智能深度學習進化所必需的海量數據。

  不久前,搜狗公司發布2016全年財報,顯示其全年營收44億元,同比增長19%。“搜狗借助人工智能技術實現了較大的業績增長。”搜狗CEO王小川表示,“搜狗未來會把人工智能應用到更多的產品中,讓用戶表達和獲取信息更簡單,讓人工智能真正惠及人類。”

  傳統行業也都希望搭上人工智能的快車。過去的一年里,長虹、TCL、創維等中國家電企業都紛紛發布人工智能家電產品,希望借助人工智能打破家電行業的銷售難題。

  打破天花板重在應用

  雖然發展形勢一片大好,利好政策也有望紛紛出臺,但中國人工智能要想搶占世界的制高點,并非易事。

  2016年10月,美國白宮專門發布兩份重要報告《為人工智能的未來做好準備》和《美國國家人工智能研究與發展策略規劃》,將人工智能上升到美國國家戰略高度。對于中國來說,強手如林的背景下,人工智能是一場全球話語權的爭奪戰,也是一場艱苦卓絕的漫長之路。

  全國人大代表、騰訊CEO馬化騰今年兩會上表示,人工智能技術有可能成為各國戰略上的制高點,遠比過去的人口紅利、流量紅利、內容紅利更不可逾越。

  馬化騰也提出了騰訊的焦慮:“只有通過技術的進步,企業才有可能保持在戰略方面的制高點。當一個浪潮趨勢來的時候,很多人都看到了,但為什么有的人能做到而有的人做不到,就在于有沒有掌握這個技術。”

  在連續五次在兩會上提出人工智能提案的李彥宏看來,人工智能搶占制高點,應用層是最關鍵的。今年兩會,他提交了三份提案:《關于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數據技術,幫助解決走失兒童問題的提案》《關于打造智能交通信號燈,緩解交通擁堵問題的提案》《關于加強人工智能行業應用,構建國家創新型經濟的提案》,都聚焦到了應用層。

  “人工智能給這個社會帶來的改變堪比當年的工業革命或電力革命,天花板在人工智能與行業、生活的落地應用上,人工智能如果能夠和各個行業結合,將釋放出更大的社會、商業價值。”李彥宏說。

  在他看來,中國能不能成功卡位,關鍵在應用層的落地上,只有將數據和場景結合在一起,才能推動人工智能技術的成熟。他因而建議,大力推進“智能+經濟”發展,從觀念引導、制度創新、數據開放和專項支持等方面,為人工智能行業應用構建良好的政策環境。

  競賽關鍵在數據等基礎

  科大訊飛是近年里中國人工智能風頭最勁的企業之一。目前已在教育、汽車、機器人等領域開始全球布局,并專門設立面向“一帶一路”建設的多語音平臺。

  今年兩會,劉慶峰的建議,是將“人工智能”上升為國家戰略,并細化成“設立人工智能國家實驗室”“成立人工智能產業聯盟”。他還提出將多語種翻譯技術列入國家專項計劃當中、建立國家級語言語料資源庫、構建國家級多語種翻譯平臺等。

  之所以如此,乃在數據等行業基礎設施,決定著中國人工智能的世界競爭力。劉慶峰說:“只要后臺有數據分析,將來我們都可以實現人、機器、各種生物之間的溝通。”

  小米董事長雷軍也提出,要加強人工智能領域的基礎理論研究,在國家層面進行人工智能發展的頂層設計和專項計劃,建立人工智能產學研協同創新共同體。

  從今年的兩會透露的信息來看,國家在此方面已有布局,萬鋼指出,國家要打好基礎,中央財政將設立專項資金,主要在基礎研究、核心關鍵、共性技術上下功夫。科技部在關鍵技術攻關方面,重點支持了智能計算機系統、智能機器人、自動信息處理,在智能交通、智能電網、智慧城市等方面也支持了一批項目。

  此外,原創性不足、產業應用狹窄。國際人工智能協會首位華人院士、香港科技大學教授楊強表示,不同意美國有媒體認為中國在“深度學習”上已經領先美國的言論,他認為原創性研究的不足仍然是中國人工智能研究領域的突出問題,這決定了人工智能當前在產業通用領域發展仍然不盡如人意。

  楊強認為,受益以及應用最多的行業仍然集中在互聯網領域,最明顯的便是淘寶、京東一類的電商。其共同點都是在一個很窄的領域收集了大量的數據來訓練AI。“這些領域回報非常快。”但中國人工智能在金融和醫療等行業的發展,還遠未達到預期。

  “金融領域數字化程度非常高,數據都得以大規模保持。其次,醫療領域的一些前期鑒別,比如癌癥的識別、人臉識別、體檢片子掃描等也都是非常有可能成功的方向。”楊強說。

  “無人駕駛有成功的一面,也有不成功的一面。”楊強評價近年來資本和產業布局較深的無人車方向,他認為無人駕駛的突破瓶頸仍然是各種突發場景的數據不足問題。

  新技術的研究、應用與推廣,離不開產—學—研一體的合作,對于人工智能即將開啟的新一波產業浪潮,除了學界、產業界,政府的作用也不可忽視。楊強認為,政府的重要性就在于制定大方向,就像美國當年的“登月計劃”以及最近美國政府主導的“無人車大賽”,通過一些大型規劃來推動產業和學界的融合發展。

彩票投注 张公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