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補貼額度降低, 新能源汽車會“剎車”嗎?

2016-09-25
作者:黃強

  我國是最早啟動新能源汽車財政補貼政策的國家之一。但從2016年起,國家對新能源汽車的補貼政策開始退坡。面對這一變化,正在快速發展的我國新能源汽車產業會“剎車”嗎?剛剛興起的消費熱會冷嗎?

  “優厚待遇”漸退,產業和市場勢必受到影響

  一直靠政策靠補貼快速發展起來的我國新能源汽車產業,在逐漸失去許多行業羨慕的“優厚待遇”后,行業發展會出現“剎車”嗎?一些業內人士表示,補貼額度的降低,勢必影響新能源汽車的市場表現。

  戴姆勒大中華區投資有限公司公共政策總監蔣仁才說,補貼退坡后,對新能源汽車可能會有負面影響。交通運輸部運輸服務司副司長蔡團結表示,扣除財政補貼,部分車型購車成本要高于同類型的燃油車,市場銷售自然會受到一些影響。

  但也有不少業內人士分析稱,補貼政策的退坡,并不等于產業扶持政策的全面弱化,只是扶持方式發生了調整,帶來更多的是積極意義。

  財政部經濟建設司副司長宋秋玲表示,未來的補貼政策將提高技術門檻,完善補貼標準,健全監管體系,并建立市場化的發展機制。這些改變,對促進技術進步、支持規范守信的企業會起到正向激勵作用。

  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理事長陳清泰指出,在購車補貼逐步遞減的同時,政府在研發環節將加大支持力度,集中資源在動力電池、核心零部件、電控技術、輕量化、智能化等方面突破技術瓶頸。

  產業鏈各環節都存在很大的創新空間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新能源汽車正處在一個重要的發展機會。從全球范圍看,新能源汽車核心技術尚待進一步突破,關鍵零部件的壁壘還未形成,信息系統還在發展,品牌效應還未發力,商業模式正呈現多樣化。可以說,幾乎在產業鏈的各個環節都存在很大的創新空間。因此,我們要用好退坡周期,通過不斷創新,打造核心競爭力。

  北京新能源汽車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張勇說,在后補貼時代,作為汽車企業首先是要加強技術創新能力,掌握核心技術、核心資源。其次,要持續提高產品品質、豐富產品線。還要降低制造成本,完善充電設施,探索商業模式創新。

  據介紹,北京新能源汽車股份有限公司除了在國內有14個研發機構之外,在歐洲、美國、日本、韓國還有5個研發中心。專門從事三電和電動化技術的研發人員,到今年年底將達到1000人以上。

  陳清泰認為,我國較早地把新能源汽車上升到了國家戰略,有較好的積累。同時,我國又是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這些條件都給我國建立自主知識產權、培育自主品牌提供了難得的歷史機遇。補貼政策的退坡,正在形成強大的倒逼式的正能量。補貼導向將讓位于市場導向,讓位于創新導向。優勝劣汰作用將被強化,真正能站住腳的,將是那些具有創新能力、掌握核心技術、具有品牌效應的企業。

  收緊新能源汽車監管

  在8月21日的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夏季論壇開幕上,工業和信息化部裝備工業司司長李東表示:工信部將從準入/銷售/使用環節著手,收緊新能源汽車監管。

  據中汽協數據,今年前7個月新能源汽車生產達到21.5萬輛,銷售達到20.7萬輛,同比增長了將近1.2倍。在取得成績的同時,安全問題正在逐漸成為新能源汽車發展的關鍵。李東表示,工信部將從以下三方面加以監管:

  第一個環節,準入環節。一是要建立完善標準體系。二是要提高準入門檻。目前,工信部已經組織修訂了新能源汽車生產企業和產品準入規則,擬大幅度提高企業的研發能力和生產條件要求,提高性能和安全的要求。

  第二個環節,生產銷售環節。一是要督促企業做好生產一致性的監督,確保生產實際銷售的產品符合強制性標準的法規要求,并已公告生產的樣品性能指標要達到一致。二是要加強市場監管,建立整車動力電池市場的抽樣檢驗制度,對存在嚴重隱患、故意造假的要依法依規嚴肅處理。

  第三個環節,使用環節。一是要加快健全運行的監管體系,加強標準宣貫,推進生產企業、地方和中央政府三級監管網絡平臺的建設,利用信息化手段來實現對新能源汽車充電設施運營狀態的實時監控。二是督促生產企業不斷提高售后服務能力,信守產品的質保承諾,合理布局售后服務網絡。三是加強新能源汽車安全檢驗的管理,研究適用新能源汽車特點的檢驗項目和檢驗周期。

彩票投注 张公岭